当前位置:首页>>本站信息 >> 红色基因
济南市档案馆馆藏——孤胆英雄傅健行
 
作者:   来源:学习强国   发布日期:2020-09-02   点击次数:
 
  一张发黄的小纸片上潦草地写着这样一段话:“婷女最好送入孤儿院,否则任她有病死了;肚子里的小生命可用药打下来,免得他们都做了没有爸的孩子跟着人家受罪,使我死不瞑目……”是谁在什么情况下留下这样内容的文字?它的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山东省济南市档案馆馆藏的历史档案揭开了故事的谜底。

  1946年夏,在山东省济南市南关对山街9号的一间平房里,一位叫陈令慧的产妇就要临产了,但丈夫傅健行却几日未归,她只好叫15岁的外甥到国民党第二十集团军总司令部去问问。

  国民党第二十集团军总司令部门前戒备森严,少年刚走到门前就被拦住了,说什么也不让进,好说歹说哨兵才答应给打电话叫一下。不一会,院里出来一个上尉军官,冲过来就打了少年一巴掌,嘴里还嚷着:“哪里来的野小子!滚!”并趁势把少年推搡到僻静处,随手将一个纸条塞到少年手中,小声说道:“傅健行出事了,告诉家里别找了,再找就没命了,快走吧!”这时,少年才明白军官的意图。

  傅健行是陕西省沔县(今勉县)人。抗战爆发后,傅健行参加东北义勇军,作战勇敢、屡次立功,后随部队来到山东。1945年,在济南养伤期间加入中国共产党,抗战胜利后接受了党组织要求他打入敌人高级军事指挥部门收集情报的任务。傅健行走亲访友,奔波半个多月后终于打听到,以前在东北军结识的一个人名叫唐本吉,最近刚从外地调来济南,正在参与国民党驻山东最高军事指挥机关──国民党第二十集团军总司令部的筹组工作。傅健行得知这一消息后,很快与唐本吉拉上关系并帮其解决了婚姻问题,唐本吉对傅健行很是感激。

  这期间,傅健行流露出自己在小学当代课教员收入少、不稳定,想找出路的想法。唐本吉感觉傅健行和自己都是东北军出身,在黄埔系军官占多数的总司令部里,多一个帮手互相也有个照应,就多次向总司令部的参谋处长请求录用傅健行。

  11月下旬,傅健行终于以准尉司书的身份走进了总司令部参谋处的书记室。

  进入书记室后,傅健行冒着生命危险利用一切机会搜集情报。为了扩大力量,傅健行在党组织指示下,又通过唐本吉介绍党员袁清华打入了书记室任上士文书。在袁清华的协助下,傅健行在敌人的眼皮底下谨慎而急切地搜集着敌人的机密文件。短短一个月,傅健行和袁清华得到许多情报,不过都是一般性的机密,党最需要的重要情报却难以见到。原来,掌握书记室机密文件并负责抄写任务分配的是少尉司书邵晓之,一些重要机密文件均由他亲自抄印。为了接触更多密级更高的文件,傅健行和袁清华抓住邵晓之因贪酒好色耽误急件一事大做文章,顺利得到了分配机密文件抄印任务的工作。此后,傅健行对凡是有重要价值的机密文件都挑出来分给袁清华或留给自己,将重要情报源源不断地转送出去。在华东地区的一次战役中,解放军某部利用傅健行提供的情报,成功地将3架国民党运输机载运的物资截获。

  1946年2月,中共济南工委给傅健行记大功一次。从2月到4月,傅健行和袁清华相继将国民党第二十集团军总司令部的重要情报报送给党组织。但是傅健行并不满足这些成果,他在考虑如何将敌人在山东的战略计划和行动部署掌握在自己手里。

  此时国民党第二十集团军总司令部也不断收到报告,说有不明番号的部队夜间通过封锁线;也有国民党军队调防时,中途遇到解放军部队的伏击,伤亡惨重。国民党第二十集团军总司令部官员疑窦丛生,便在4月派特务胡桂符以上士文书身份到书记室侦察线索。胡桂符个子不高,年纪在40岁上下,戴着一副高度近视黑框眼镜,经常穿着一身破旧不合身的士兵军装。他每天除了抄印文件外言语不多,但看事听话却非常细心。经过观察,有几个疑点引起傅健行、袁清华对这个人的警惕:此人40多岁了,还来干上士文书,而每月的饷银根本不能养活老婆孩子;胡桂符高度近视,看书写字那么费劲,为什么还来专干抄写文件的差事;胡桂符举止鬼祟,曾趁傅健行不在的时候翻阅分配抄印任务的登记簿,点数抄印完的文件的份数。胡桂符还向别人打听为什么让傅健行干分配抄印任务的工作。经过分析,他们确定这个人是国民党第二十集团军总司令部派来的特务,已经盯上了傅健行。为了安全起见,袁清华建议傅健行向支部请示一下,是否先行撤退,任务由自己继续完成。傅健行坚定地说:“不怕!争取战争的胜利要紧。如果我放弃了分配抄印的工作,你一个人在这里就难以完成任务了。”此后,两人提高警惕、小心谨慎,使来到书记室两个月的胡桂符没有查出任何问题。

  6月中旬,负责与傅健行单线联系的崔云超同志将组织上第二次给傅健行记大功的决定和战场上丢失文件的消息转告给了傅健行,要求他立即带着快要临产的妻子和孩子撤到解放区。但就在这时,傅健行得知国民党第二十集团军总司令部刚刚开过高级军官会议,准备调动大量兵力打通胶济铁路线,估计最近几天就会通过参谋处发布详细的作战计划命令。为获得这一极为重要的作战情报,傅健行表示要把这一重要机密拿到手后再撤出敌人内部。

  此时敌人正在为查不出泄密者而一筹莫展,但一份在进攻解放区时得到的“胶济线国军配置实力图”密件情报引起了敌人的警觉,他们将怀疑对象最终锁定在书记室,并立即进行调查。书记室分工抄印这份报告的文书说:“这份报告要求发出3份,按规定在3张复写纸上面,还须盖一张纸才能抄写。复写完成后,把3份复写好的和抄在上面的那一份,全部交给傅司书了。”

  此刻傅健行尽管知道自己处境很危险,但仍沉着镇定地工作着。6月底,敌军总司令部向所属各军发出了打通胶济线的命令。傅健行当天就把这一重要情报抄送给党组织,却因此来不及及时撤离,第二天被敌人逮捕。

  敌人断定文件是傅健行泄漏出去的,但始终没有抓到任何把柄,便对他严刑逼供。面对敌人,傅健行坚贞不屈,痛斥他们的暴行,捍卫了党组织的安全。8月2日,傅健行怀着对党、对人民的无限忠诚,抱着宁死不屈的坚定决心,于周村火车站从容就义。

  傅健行牺牲时,女儿仅有3岁,儿子尚在母亲腹中。为了不暴露自己的身份,同时考虑到万一自己牺牲后妻子和年幼孩子生活的艰难,傅健行牺牲前托人转给妻子一封遗书,其内容就是本文开头那段话。傅健行牺牲不久,共产党地下党组织将其遗属安全转移到解放区,直至济南解放后才返回。

《支部生活》杂志社版权所有 Copyright © SDDJ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山东党建网   电话:0531-51771207    

鲁ICP备10206071号-1

鲁公网安备 37010302000733号


地址:济南市市中区纬一路482号(省委大院) 邮政编码:250001 电子邮箱:sddjwtg@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