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本站信息 >> 红色基因
“中华抗日第一村”的不屈斗争
 
作者:严斌 王善成 徐德理   来源:山东《支部生活》2020年第9期   发布日期:2020-09-11   点击次数:


 



  渊子崖抗日保卫战是距广州三元里抗英斗争一百年后,发生在沂蒙山区农民自发的同日伪军殊死搏斗的又一闻名全国抵御外敌的战斗。此战以牺牲147人的代价歼灭日伪军100余人。毛泽东主席高度评价渊子崖抗日保卫战是“村自卫战的典范”。渊子崖村被誉为“中华抗日第一村”。


 
  9月3日是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在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5周年之际,我们踏上了渊子崖村这块当年被147名烈士鲜血染红的土地,不禁热血沸腾,浮想联翩……

  渊子崖村坐落在沂蒙山区的沭河东岸,今属莒南县板泉镇。抗日战争时期,沭河以西的临沂县是日寇占领区,到处据点密布;沭河以东的莒南县是我滨海抗日根据地。渊子崖村正处在敌我交错的拉锯地区。日伪军经常来这一带扫荡,残杀村民,抢掠财物,村民度日如年,提心吊胆过日子。

近代以来,沭河两岸,匪事迭出,战事不断。为躲避匪盗祸乱,渊子崖村围村筑起了5米多高、1米多厚的坚固围墙,还在墙上修筑了炮楼、炮眼。  

  1940年10月,渊子崖村建立了秘密党支部和村级政权,有了党组织,村里的群众工作开展得轰轰烈烈,他们组织了农救会、妇救会、青抗先、儿童团,还成立了抗日自卫队、游击小组。1941年3月,八路军第一一五师进驻莒南县后,村里许多男女青年参加了八路军。村里在成立抗日自卫队的基础上,成立了9个民兵队,平时轮流值夜岗,战时分头把守各段围墙,敌人多次前来夜袭,都被民兵队打跑。

  1941年12月17日,盘踞在沭河西岸小梁家据点的汉奸150余人包围了渊子崖村。他们要村民交出猪肉、白面和1000块大洋“慰劳”日本侵略军。村民们恨死了这些日本侵略者的走狗,便利用村里的围墙作掩护,用土枪、土炮击败了他们。狼狈逃回据点的汉奸为了报复,伺机寻找机会,以血洗渊子崖村。 

  20日凌晨,恰好在沂蒙山区进行“铁壁合围”的1000多名日军,经过渊子崖村附近,准备返回新浦驻点。小梁家村据点的汉奸看见后,立即前去报告,谎称渊子崖村驻有八路军。正为寻找不到八路军主力决战而恼怒的日军,当即由汉奸带路奔袭渊子崖村。

  装备精良的日军迅速包围了渊子崖村,先在村北架炮进攻。全村312名抗日自卫队员和老幼妇孺在村长林凡义的带领下同仇敌忾,利用村子的围墙,拿起土枪、土炮、铁锨、铡刀,迎击敌人的进攻。

  敌人凭借优势兵力,迅速从村西北方向的深沟里迂回包抄上来。情况万分危急,林凡义临危不惧,对乡亲们说:“咱渊子崖人是有血性骨气的,宁死不能当孬种。咱们要齐起心来,同敌人拼啦!”村民们一呼百应。

  进攻开始了。日军先用密集的炮弹轰炸围墙和村庄,接着轻重机枪的子弹像雨点一样射向围墙。林凡义甩掉棉袄,手提大刀,沉着冷静地指挥村民迅速占据有利地形,迎击敌人。

  敌人在外炮击,村民们用土炮从围墙炮眼里向敌人还击。见占不到便宜,敌人选择了相对易攻的东北围墙猛攻。突然,坚固的围墙被炸开了一个缺口。村民冒着弹雨,用门板、石块把缺口堵上。这时,村民林崇周被炮弹炸伤了肚子,肠子都流了出来,但他用破布一扎,仍然坚持战斗。有的村民从家里把烧饭锅端来砸碎,把铁耙的耙齿砸下来,用来做土炮用的砂子,向敌人猛轰。

  激战持续了整整一个上午,装备精良的日军仍然没有攻破围墙。午后,气急败坏的敌人再次发起强攻,那刚垒起的东北围墙缺口又被敌人猛烈的炮火摧毁了。敌人“嗷嗷”嚎叫着,端着枪向缺口处猛扑过来。身材高大的村民林九兰抡着一把雪亮的铡刀,傲然坚守在缺口旁,进来一个砍死一个,一连砍死7个敌人。待第8个敌人冲上来时,已经精疲力尽的林九兰刚举起铡刀,就被敌人的刺刀刺穿了胸膛,他怒睁着双眼慢慢倒了下去。   

  敌人进村了。村民们边打边撤,用笊钩、铁锨、菜刀、锄头等同敌人展开了惨烈的巷战、肉搏战。年轻的抗日自卫队员林端五用铡刀将冲上来的敌人砍死,自己也中弹牺牲。林端五的父亲林九宣看着儿子死在了敌人的枪口下,不顾一切地向敌人冲了上去,用长矛捅死了一个敌人,老人也不幸被敌人刺中。林凡义边指挥乡亲们战斗,边与村民林九乾一起,挥舞着大刀同多名敌人展开肉搏血战。林九乾牺牲了。一名敌人端着枪,明晃晃的刺刀朝着林凡义的头部刺来。在敌人身后拿着镢头的林九乾的妻子怒吼着冲了上去,猛地用镢头将敌人的脑袋砸开了花。

  肉搏战在大街小巷激烈地进行。村子里到处都是惨叫声、怒骂声、砍杀声……有的夫妻双双在院子里同敌人拼杀,有的父子在巷口阻击敌人,有的母女合力同敌人撕打在一起。这时,几个敌人包围了村民林庆海,只见林庆海猛地点燃手中的火药罐扔向敌人,霎时,他自己连同敌人被烧成了火人。17岁的村民林庆宝,赤手空拳向敌人夺枪,身单力薄的他被刺死,双手被刺刀割裂得血肉模糊,惨不忍睹。村民林清义、林九星等十几个会武功的老人,同敌人拼杀在一起,消灭了十几个敌人后,不幸全部中弹牺牲。村民王彦治被敌人包围后,果断拉响了腰间的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村民林庆念、林荣册不幸被敌人捉住后,誓死不投降的他们被投进了火场,活活被烧死。

  夕阳西下的时候,板泉区区长冯干三、区委书记刘新一、区委宣传委员赵同和八路军的一个连闻讯赶来增援。敌人见有八路军增援,便撤出村子。撤出后,日军同八路军在村东北展开了一场激战。战斗中,冯干三、刘新一、赵同和40多名八路军、县区中队战士壮烈牺牲。此战以牺牲147人的代价歼灭日伪军100余人。

  1944年5月,为了纪念那些英勇捐躯的抗日烈士,铭记日本侵略者的罪行,山东滨海专署在渊子崖村北建立了一座抗日烈士纪念塔。




渊子崖抗日烈士纪念塔



战斗中村民用过的土炮



英雄群体纪念碑
 

     新中国成立后,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里设置专区介绍此战;山东省博物馆陈列了有关渊子崖抗日保卫战的文物;1995年,中央电视台播出了电视片《英雄血洒渊子崖》;2017年,电影《渊子崖保卫战》搬上荧幕,该剧获得山东省第十四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

  今年,渊子崖村投资10万余元,建起了一处占地2000余平方米的渊子崖村史馆,里面陈列着村民当年抗击日寇用过的大刀、长矛、土炮等近百件文物,以此激励后人不忘历史、继往开来。

  我们缓缓走进渊子崖村,看到村头杞柳郁郁葱葱,“村村通”公路上,来来往往的车辆川流不息;整齐划一的村舍,瓦房林立;千余亩桃园、苹果、蓝莓,把村子装点得如诗如画;在以林达工具厂为龙头的企业里,有很多村民当起了工人;在以鲁胜养殖场为主的企业里,猪唱羊欢鸡舞……一派繁荣景象。

  英雄的渊子崖人顽强地在这块土地上繁衍生息,如今渊子崖村已发展成3000多人的大村。去年,渊子崖村民人均收入达到2.5万余元,步入全县先进行列。这一切,不正是先烈们所期望的吗?

《支部生活》杂志社版权所有 Copyright © SDDJ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山东党建网   电话:0531-51771207    

鲁ICP备10206071号-1

鲁公网安备 37010302000733号


地址:济南市市中区纬一路482号(省委大院) 邮政编码:250001 电子邮箱:sddjwtg@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