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本站信息 >> 红色基因
邓恩铭两次组织越狱
 
作者:田同军   来源:山东《支部生活》2021年第1期   发布日期:2021-01-20   点击次数:



  伟大革命精神跨越时空,历久弥新。

  1931年4月5日,邓恩铭、刘谦初等22名中共山东地方组织的重要干部,在济南被国民党反动派枪杀,史称“四五烈士”。他们百折不挠、矢志不渝的理想信念,视死如归、前赴后继的意志品质,忠诚于党、为国为民的家国情怀,垂范后世,浩气长存。

  值此建党100周年、“四五烈士”牺牲90周年之际,本刊与中共山东省委党史研究院联合推出“四五烈士”先锋谱,再现山东共产党人不怕牺牲、英勇奋进的战斗风貌,激励广大党员干部在红色基因中汲取前进力量,锐意进取、埋头苦干,继续把无数先烈开创的伟大事业推向前进,为夺取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胜利作出新的贡献!
  


  邓恩铭,1901年出生于贵州省荔波县。1917年秋,因家计艰难,被迫离家,到山东投奔过继给黄家的二叔黄泽沛。1917年10月,他进入济南省立第一中学读书。1919年,五四运动爆发,邓恩铭经常和同学到街头演讲。这时,他结识了正在省立第一师范学校读书的王尽美。他与王尽美组织学生抵制日货,反对卖国条约,积极参加宣传、演讲、罢课、游行活动,成为济南学生界有影响的人物。

  1921年春,王尽美、邓恩铭等在济南成立了共产党早期组织。1921年7月,年仅20岁的邓恩铭作为济南共产党早期组织的代表之一,参加了在上海举行的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翌年1月,出席了共产国际在莫斯科召开的远东各国共产党及民族革命团体第一次代表大会。回国后,他即以主要精力从事职工运动,先后在淄博、青岛等地组织领导工人进行罢工、建立工会、创建党组织。1925年11月,在筹备纪念十月革命节活动时,被敌人侦知,邓恩铭被捕入狱,后经地下党组织多方设法营救,得以保外就医。

  1927年7月,邓恩铭任中共山东区执委会书记,11月,任省委书记。1929年1月,由于叛徒告密,邓恩铭再次被捕入狱。他把被捕入狱的共产党员组织起来,成立了狱中党组织,并先后组织狱中难友进行了几次绝食斗争,不仅取得了改善伙食、允许读书看报、不带脚镣等生活待遇,还使狱中难友团结在以他为主要领导的狱中党组织周围。

  利用读书看报机会,邓恩铭从报纸上看到:3月28日,国民党政府经与日本谈判,《中日济案协定》在南京正式签字,规定在山东境内的日军自签字之日起,在两个月内完全撤出。他与狱中难友们分析推断,日军从济南撤出,国民党蒋介石反动势力就将进入山东,这意味着反动势力对山东共产党人的大屠杀、大迫害即将来临。他提出,在日军撤出与国民党反动势力将接管济南的混乱之机,做好准备,发动越狱斗争。

  在准备越狱期间,他还对同狱室的直鲁联军军官李殿臣等人进行了团结、教育、争取,得到他们的积极支持。当邓恩铭等正设法联系其他狱室党员时,越狱计划不慎被不坚定分子得知,有被告密的风险。他们被迫于4月19日晚仓促举事。在邓恩铭的指挥下,李殿臣等寻机猛然打倒看守,共有19人冲出监狱。由于经验与准备不足,除杨一辰逃出外,邓恩铭等18人被捕回看守所。

  尽管第一次越狱失败,但邓恩铭等人没有屈服。狱中党组织在邓恩铭的领导下,认真总结了第一次越狱斗争的经验教训,组成了以邓恩铭、吴丽实、何志深、王永庆、纪子瑞5人为核心的越狱领导小组,决定寻机组织第二次越狱。

  领导小组把狱中的其他党员按身体强弱作了搭配,分为3个小队,以便带领难友行动。在这期间,邓恩铭还利用与家人、亲朋通信这一条件,加强了同狱外党组织的联系。狱外党组织根据信中的暗示,派人以家属、亲朋的名义探监,把可锯镣铐的钢锯条等秘密带进监狱。邓恩铭等利用上厕所的机会,把清洁厕所用的石灰粉用信封装成小袋,悄悄带进牢房,备作越狱时的“特殊武器”。为解决越狱后疏散的路费,他们还把大家的零用钱集中起来统一使用。  

  转眼间就到了7月。一天中午,监狱的大门和几处岗楼上又加岗又加哨。邓恩铭等看到这一情况后,不由心中一惊,以为他们越狱的秘密行动又被敌人发现。仔细观察了一会儿,邓恩铭镇定地说:根据敌人在监狱加岗加哨后,并没有对我们采取什么行动,说明敌人还没发现我们的行动计划,大家应继续加紧准备工作。接着他又向大家提示说:敌人这一举动也告诉我们,反动当局可能要对我们采取新的行动,大家要注意并提高警惕。

  不出所料,几天后,国民党南京政府组织建立了“中央特别军法会审委员会”,提出对山东过去判决过的政治犯重新进行审判,并要由轻判重、由重判死。

  邓恩铭敏锐地认识到,这是国民党蒋介石反动统治集团要对山东共产党人下毒手了。他与越狱领导小组作了讨论,认为越狱计划必须提前,并决定于7月21日下午4点看守送晚饭开门时,按计划步骤行动。

  7月21日这天是星期天,看守比平时相对松懈。午饭后,在邓恩铭等人的组织指挥下,难友们悄悄将先前快要锯断的镣铐折断卸去,系好鞋带,扎紧腰带,带上用信封装的“特殊武器”石灰粉。

  下午4点,送晚饭的看守一打开牢房门,早已准备好的第一小队在何志深的率领下,以曾任淄博矿区党组织负责人的刘昭章等几个身强力壮、有较好武功底子的党员当开路先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看守打倒,拿起看守的枪冲出牢房。紧接着,他们又出其不意将监狱第一、第二两道院内大门上的两个看守用腰带勒死,猛冲向临街的第三道门,也是最后一道大门。何志深冲到监狱办公区大院后,击响了吊钟,发布了行动信号。

  二、三两队闻讯后,迅速冲出牢房奔向监狱大院。最后一道大门上的两个看守与一个值班人员被这突如其来的冲击吓懵了,当他们回过神来想举枪反击时,难友们已经冲到他们近前,把早已握在手中的“特殊武器”——石灰包,一齐打向这几个看守。这时,又有一个看守闻讯赶来,蹿到他们面前,企图开枪。刘昭章一个箭步冲上去,三拳两脚将其打死。

  经过短暂的激烈搏斗,他们终于将监狱最后一道铁门打开。难友们冲出狱门,冲上大街,按原计划迅速分路疏散。可惜的是,因提前行动,再加上中共山东省委刚遭到破坏,狱中党组织未能及时与狱外党组织取得联系,无人接应。更为遗憾的是,由于这些共产党员长期被关押囚禁、受到敌人的严刑毒打,身体孱弱,没跑多远就气喘吁吁;邓恩铭等几位同志因受刑严重和病魔缠身,只能靠身强力壮的同志背着或搀扶着,艰难地跟着疏散。

  这些同志,长期在狱中不修边幅,穿着相貌与众不同,不管跑到哪里,都与旁人格格不入;又因他们大都道路生疏,见路口就盲目地进去……而这时,国民党当局已调集了大批军警向他们围追堵截过来。在身强力壮的王永庆背负下,邓恩铭好不容易疏散进临马路的一个小胡同口,军警就从马路两端围堵了过来。

  生死攸关时刻,邓恩铭坚定地对王永庆说:放下我,凭你的身体好、武功强和对济南还熟悉一些的条件,还能逃出去,要不然咱俩都会像上次那样被敌人捕回去。

  王永庆深知邓恩铭在党内的威望与对山东党组织的重要性,坚持将他背进了胡同深处一座年久失修无人住的小房里。这时,邓恩铭再次严肃地对王永庆说:现在反动当局已在济南全市布满了军警,估计很快就会展开全城大搜查,到那时你带着我插翅也难飞,现在能逃出一个,就是我们这次行动的一分胜利成果,要不然我们的心血不是白费了吗?王永庆十分焦急:若不把你带出去,我死也不甘心……军警走街查户的砸门与吆喝声越来越近,王永庆不得不在邓恩铭的再三催促下,挥泪与他分别。

  这次组织领导和参加越狱的共有18名共产党员,除武胡景、何志深、王永庆、李宗鲁等6人逃脱外,邓恩铭等12人先后被搜查追捕回监狱。但这次越狱斗争,震惊了反动当局上下,被当时国民党报纸称为“济南巨案”。监狱看守长因“渎职”被枪毙;济南高等法院等司法执法单位和政府部门,受到南京国民党中央政府的“戒饬”。

  邓恩铭等12人被敌捕回监狱后,不仅被施以重刑,严加拷问,还实行了更加严密的看管,但他们仍在狱中坚持斗争。1930年10月,韩复榘被蒋介石任命为山东省政府主席,大肆捕杀共产党人。1931年4月5日凌晨,年方30岁的邓恩铭与另外20位中共党员一起(郭隆真被枪杀于监狱内),被枪杀于济南纬八路刑场。

  临刑前,邓恩铭写给母亲一首绝命诗:

  卅一年华转瞬间,

  壮志未酬奈何天。

  不惜惟我身先死,

  后继频频慰九泉。

  壮志未酬,告慰九泉,这首诗将邓恩铭矢志不渝、视死如归的革命信念展现得淋漓尽致。

《支部生活》杂志社版权所有 Copyright © SDDJ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山东党建网   电话:0531-51771207    

鲁ICP备10206071号-1

鲁公网安备 37010302000733号


地址:济南市市中区纬一路482号(省委大院) 邮政编码:250001 电子邮箱:sddjwtg@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