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本站信息 >> 红色基因
“六十二烈士之墓”的故事
 
作者:王文川   来源:山东《支部生活》2021年第3期   发布日期:2021-03-23   点击次数:
 
  在冠县东古城镇后田庄村东南角,有一座烈士纪念碑。石碑一面刻有烈士的英名,另一面碑文记述了烈士的事迹。纪念碑以北数米处是一个巨大的圆形石砌坟茔,里面合葬着62位烈士的忠骨。坟茔旁是一道高约2米、宽约4米的石墙,上面镌刻着“六十二烈士之墓”七个大字,苍遒有力、庄严肃穆。

  让我们穿越历史,回到那个血与火交织的战争年代——

  1938年,后田庄成立了党支部,领导群众开展抗日斗争。在党组织的带动下,后田庄身材魁梧、为人义气的铮铮硬汉王德林与本村村民张士诚、张万顺等人组建起了抗日游击队,不久即发展到100多人,成为八路军卫河支队的一部分。1940年初,游击队被整编为八路军一二九师先遣纵队一团三营十连,王德林任连长。在他的带领下,连队多次捣毁日军据点,击毙日伪军和汉奸特务。

  1940年,抗日形势发生重大变化,河北、山东的国民党军队掀起反共高潮。1940年2月7日,十连奉命随先遣纵队开往南宫,阻击叛军石友三部。经过数天激战,敌军只剩少数散兵向河南逃窜,我军乘胜追击到邱县南部、曲周以东。气急败坏之下,叛军勾结日军3000余人,从邯郸方向袭来。我军只得一面对付日军的扫荡,一面追击叛军,腹背受敌。

  危急时刻,战士们愈发英勇,辗转在卫河西畔的于侯村、吕洞固等地,同敌人展开激战。

  2月19日,来自临清、馆陶、邱县、威县的四股敌军同时出现,在下堡寺地区合围我军。次日拂晓,查明敌情后,部队紧急向仓上地区转移,又遇到临清敌军的迎击。战士们冒着枪林弹雨,向南挺进到馆陶县一带,敌人步步逼近,我军已经处于强敌的包围之中。

  20日10时左右,部队突围到馆陶县赵官寨村。除九连随二营向西北突击外,其余战士在教导员孙树声、十连连长王德林的率领下,被迫转移到一座民楼内。1000余名敌人将民楼层层包围,发起了一次次攻击;战士们忍饥挨饿,奋力还击,打退了敌人的多次进攻,坚守阵地长达一天半之久。

  21日下午,气急败坏的敌人在民楼四周堆上了柴火、浇上汽油,纵火焚烧民楼,辅以机枪扫射。熊熊大火中,王德林身中数弹,壮烈牺牲;孙树声为免遭俘虏,举枪自戕。其余战士向敌人射出最后一颗子弹后,纷纷高呼着“打倒日本帝国主义!中国共产党万岁!”纵身跳入火海。还有5名十五六岁的小战士,在战斗中受伤,不幸被俘。面对敌人的诱降,他们宁死不屈,最终被残忍杀害。

  战斗结束后,人们收殓了62名烈士的遗骸合葬在赵官寨村南。

  消息传开后,《新华日报》专门发表文章,歌颂英雄。

  1946年,62位烈士的忠骨由馆陶县赵官寨村移葬至十连诞生地冠县东古城镇后田庄,植树立碑,永久纪念——英烈们终于魂归故里。2015年,“六十二烈士之墓”被山东省人民政府批准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岁月不居,时光如流。81年过去了,战争的硝烟已经散去,“六十二烈士之墓”依然庄严肃穆。每当清明时节,附近的党员干部、群众,纷纷怀着无比崇敬的心情来这里敬献花圈、祭奠英灵,追忆那段荡气回肠的峥嵘岁月。

  “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为人民而死,虽死犹荣”。“六十二烈士之墓”,是一种信仰、一种精神,更是一座丰碑!让我们永远缅怀革命先烈,扛起责任,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不懈奋斗!

《支部生活》杂志社版权所有 Copyright © SDDJ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山东党建网   电话:0531-51771207    

鲁ICP备10206071号-1

鲁公网安备 37010302000733号


地址:济南市市中区纬一路482号(省委大院) 邮政编码:250001 电子邮箱:sddjwtg@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