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本站信息 >> 红色基因
吴丽实:“群众先觉者” 和“工人阶级战斗员”
 
作者:尹飞鹏   来源:山东《支部生活》2021年第3期   发布日期:2021-03-23   点击次数:
 
  吴丽实,1899年出生在江苏省沭阳县颜集镇一个封建地主家庭,曾先后就读于沭阳城第一高等学校、镇江第十一中学。1918年春,他考入北京汇文中学读书。1919年,五四运动爆发,他积极投入到反帝反封建的爱国运动中去,从此走上了革命的道路。

  为了探索中国革命的出路、了解俄国十月革命的相关情况,1921年,吴丽实转入瞿秋白就读的北京俄文专修馆学习。1923年2月,他加入了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1925年改名为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不久加入中国共产党。1924年暑假后,由李大钊介绍,吴丽实前往莫斯科东方劳动者共产主义大学学习,1925年8月回国。

  1925年11月14日,吴丽实由中共北方区委派到哈尔滨工作。12月,他正式建立了中共哈尔滨特别支部委员会(简称哈尔滨特支),任书记。1926年4月,他又任刚成立的中共北满地委(亦称哈尔滨地委)书记。

  1927年4月,吴丽实到上海向党中央汇报工作,并准备从上海去武汉参加党的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途中,他惊闻北满地委遭到严重破坏,遂不顾个人安危,委托在上海的北满地委军事委员胡步三代为参会,自己毅然返回哈尔滨。在吴丽实的领导下,北满地委很快恢复了正常工作,但其力量遭受严重损失。

  1927年10月24日,中共满洲省临时委员会成立,陈为人任书记,吴丽实任组织部部长兼农运委员会书记。在吴丽实等人的指导下,东北地区的农民运动开始活跃起来,党组织也不断发展壮大。

  1928年12月23日,中共满洲省委在沈阳大东门外一名党员家中召开扩大会议时暴露,吴丽实、陈为人等13人全部不幸被捕。

  在狱中,敌人施用各种酷刑逼供,吴丽实以坚强的毅力忍痛拒供。由于敌人未取得任何证据,又没有问出口供,被捕同志于1929年7月经党组织营救出狱。

  出狱后,吴丽实立刻赶赴上海向党组织汇报情况,随后回到家中休养。看到离别时尚在襁褓之中的儿子已经十分聪慧可爱,吴丽实不时抚摸着爱子;儿子看到昼夜思念而又陌生的父亲,依偎着久久不愿离去。但吴丽实只在家中住了20多天,身体稍微恢复后,便毅然辞别了父母妻儿,奔赴上海,重新踏上了革命征程。

  1929年11月底,吴丽实受党中央委派到山东工作。当时山东地区白色恐怖非常严重,工作环境极端险恶。他于12月10日化名卢一之到达青岛,即刻着手恢复党组织。12日他与青岛市委书记见面,本意要召开市委全委会并巡视市属各支部,然后赴济。可是等候了五六日,和市委其他同志没有接上头,他只能根据市委书记的简单报告及本地报纸新闻对青岛工作提出了意见书,留给市委详细讨论,便独身一人奔赴济南。

  12月下旬,吴丽实到达济南。他与前临时省委部分负责人取得联系后,立即重新组建了中共山东临时省委,任书记。他不畏艰险,夜以继日地工作,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内,深入几个县、市了解情况,恢复和发展党的组织,为山东地区党组织的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1930年1月2日,他向中共中央提交《山东临时省委关于组织恢复后的工作情况向中央的报告》,汇报了山东党组织的恢复情况。

  1月12日,中共山东临时省委批准了由他起草的《山东职工运动决议案》,总结了山东党组织领导工人运动的经验教训,提出党领导工人运动的策略原则:着力打破国民党在济南、青岛和胶济线上的白色恐怖,进一步恢复和发展沿线广大地区党的基层组织,使山东党的力量有一个新的发展;在青岛、济南、淄博等区域加紧开展职工运动的时候,要克服脱离群众的危险,要尽量用各种公开的合法斗争形式去组织和团结工人群众的觉悟,走向反对帝国主义、反对国民党反动统治的政治斗争道路。

  《决议案》规定,当前山东职工运动最主要的任务是:党应不断地进行日常经济斗争,逐步提高工人阶级斗争的积极性,从而走向反帝、反国民党的政治道路;推翻黄色工会,肃清改良主义影响,加紧重要产业部门或产业区域的工作,建立工人阶级革命运动的中心组织。

  《决议案》成为当时指导革命斗争的重要文献。

  1930年2月8日上午,吴丽实和共青团济南市委交通员李志英外出租赁房子,路经济南西门外护城河时与李志英的同乡王明智遭遇。王明智此时已经叛变投敌,并且是济南反共委员。王明智立即掏出手枪,和便衣特务一起将李志英、吴丽实逮捕。李志英被捕后叛变,供出了山东临时省委与团山东省委机关驻址,致使刚到任的山东省委秘书长及军事负责人雷晋笙(即李克平)及其妻子等8人被捕。

  刚刚成立不到2个月的山东临时省委又遭破坏,这是中共山东省委遭到的第4次大的破坏。

  叛徒不认识吴丽实,也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被捕后,吴丽实坚持说自己叫张金德。敌人对他使用了各种酷刑,他英勇顽强,不屈不挠,始终未透漏任何党的机密,一直到最后,敌人也没能弄清楚他的真实姓名和身份。

  国民党当局山东省临时军法会审委员会只能编造“加入红匪”等罪名,以此判处吴丽实死刑。当知道敌人将要杀害他时,他通过关系发电报给家中,大意是:“儿病危,母亲(指党组织)不要来看我,舅舅(指家属)来,能见一面。”直到牺牲时,吴丽实还处处考虑到维护党的利益,保护党的同志。

  1931年4月5日清晨,吴丽实在济南纬八路刑场英勇就义,年仅32岁。

  吴丽实的父亲、妻子叶铭玉接到吴丽实“病危”电报后,当天启程赶赴济南。赶到济南时,才得知吴丽实已在前一天被枪决,年迈的父亲当场瘫倒在地。在叶铭玉的搀扶下,他们到刑场找到遗体,可敌人不准收尸。在困难无助时,党组织派人以吴丽实生前好友的身份,帮他们搞到了“批准”收尸的手续,买了棺木,并将烈士灵柩运至其家乡附近的新安镇车站,安葬于沭阳颜集郊外。

  吴丽实的父亲和妻子由于遭受沉重打击,悲伤过度,不久也相继去世。

  1962年5月8日,为褒扬烈士,沭阳县政府将吴丽实烈士忠骸迁葬沭阳革命烈士陵园,并立碑纪念,使烈士永享人们的敬意和爱戴。

  吴丽实平时沉默寡言,但为人和蔼可亲,无论与知识分子,还是工农群众,都能打成一片。曾经和吴丽实一起工作过的韩迭声后来回忆他时,赞扬说:“群众见之,说他是群众之一,但他是群众中的先觉者;知识分子见之,说他是知识分子之一,但他又是知识分子中的工人阶级战斗员。”

《支部生活》杂志社版权所有 Copyright © SDDJ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山东党建网   电话:0531-51771207    

鲁ICP备10206071号-1

鲁公网安备 37010302000733号


地址:济南市市中区纬一路482号(省委大院) 邮政编码:250001 电子邮箱:sddjwtg@126.com